健保之性别观点

时间:2020-06-18 作者:

  

健保之性别观点

背景

  1995年3月台湾开始实施全民健保,96年政府提出健保民营化政策的构想,引起社会非常大的讨论。妇女团体担心民营化后,将可能危及妇女的就医权益,因而开始关心健保议题,并与其他社福团体、学者组成「抢救全民健保联盟」,最后在各界压力下,成功阻挡健保民营化政策,社福团体亦确立健保永续发展的基本立场--反对民营化、坚持总额。 

  2002年健保署为控制健保支出费用,实施总额制度,2004年医界要求废除总额声浪不断、行政院喊出设立千亿健保基金贴补医界损失,眼见全民健保的重要财务调控机制即将瓦解,且健保制度缺乏医疗使用者的声音,台湾劳工阵线与台湾女人连线讨论后,深觉民间团体应该再次发声,因此结合长期关心民众健康权益的社运伙伴,于组成「民间监督健保联盟」(简称督保盟)。

一代健保

  1995年3月台湾实施全民健保,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主要是将公保、劳保、农保、军保的旧有保险体系整合纳入全民健保中,故採取依「职业别」6类14目作为保费计算基础,不同职业别的人缴交健保费的自付比例、政府补助比例也都不同,眷属则依附在投保人之下,与投保人缴交相同保费。这样的制度造成了多眷口数负担过重、失业者缴的保费比有工作者多的现象,违反「量能负担」原则。

 

健保修法

  健保匆促开办后,社会一直有检讨、改革声浪,2004年起,历经百余位专家学者与民间团体的讨论,提出「家户总所得」计费方式的二代健保,所谓「家户总所得」是指取消职业分类,以每一家户的所得作为保费计费基础,不以人口数计价,亦即只要家庭的收入相同,不管家庭里的人口数多少,均缴交一样的保费,以达到「量能负担」、「永续经营」 的目标。 

  健保开办后,医疗支出大幅增加,健保署开始以调整保费、部分负担等财务调控方式企图解决健保财务问题,直到开办15年后--2010年3月卫福部才宣布将进行二代健保修法,意欲改革保费收取方式,健全健保财务。 

  2010年4月立法院终于审议「家户总所得」二代健保法案,然在12月7日院会表决前,国民党团推翻原先规划之「家户总所得」制,而改以现行制度加上受刑人纳保以及徵收补充保费的方式,在没有任何民主审议的程序下,于强行表决通过,并于2013年实施。(详见:拼凑当改革--粗糙立法民众受害)

 

现行健保的问题

1.6类15目的问题

  现制6类15目,肇因于当时健保开办前,台湾已有公保、劳保、农保等职业保险,在仓促上路前提下,以「职业」类别作为投保基础,然却产生许多不公平、不合理的问题。

一、虚拟所得导致多眷口数负担过重:一般受雇者依其薪资投保,其没有工作的眷属,如配偶、父母和小孩则按人数加计同样的保费(但最多缴3人)。没有收入的眷属要缴一样的保费,这对眷口多又只有一份普通收入的人而言,负担很重。

二、失业者负担过重:失业者的保费以全国平均保费60%计之(目前是749元),形成失业者没有收入却要和收入4万多的人缴一样多的保费,违反量能负担原则!

三、政府补助不一:政府针对一般受雇者补助10%,有工作而无固定雇主者(投保职业工会)补助40%,失业或无业者(投保区、乡公所)补助40%,自营商、专门职业或技术人员没有补助。问题在于补助40%的人口中有许多是地下经济的人口或高收入者(如:退休月领6万元的退休族),相当不合理。

2. 补充保费的问题

  所谓的补充保费是指除了现制的保费之外,如果个人有超过4个月的奖金、房租收入、股利及利息等收入,其金额超过5000元者及兼差金额超过基本工资者,需要缴交补充保费,其费率为2%,若单笔超过1000万者最高以1000万计算,例如有单笔利息收入10000元,需缴200元的补充保费。

  观其内涵,补充保费的所得项目违反水平公平。股利、利息计入,退职金、房屋等财产交易所得不纳入;公司行号的商业租赁加计,排除住宅的租赁。其理由部分是选票的考量,部分是方便保费收取的行政作业,并不是站在公平的立场上思考。 

  「补充保费」是政府对于额外收入加收健保费,然「所得」对于每一个人的意义都不一样,房租、利息对一些老人是赖以维生的所得,兼差是家庭负担重者必要的所得,但是政府擅自给了一个「额外」的定位,并收取高于一般费率2%的补充保费。

  另外,政府对于补充保费的收取,一样有职业别差异,加入职业工会的人,工作所得收入都不用缴补充保费,但一般劳工只要有打工收入,就要课补充保费;有些退休老人领优渥的退职金却不用缴补充保费,显见补充保费的设计亦违反「量能负担」之原则。

3.健保资源配置不合理的问题

  药价差是社会大众对于健保资源浪费最为熟知的议题。药价差的产生源自于健保给付医院的价格高于医院实际採购价,国际上合理的药价差範围介于2%-15%之间,但依据健保署的调查,目前台湾的药价差超过20%,显然已属于不合理药价差。虽然健保局每两年进行一次药价调整,但因为未解决药价给付採同成分不同品牌给付不同价格、逾专利药无法即时调降给付价格等问题,因此药价差问题迟迟无法解决。 

  再者,因为给付标準的不公平,亦会造成部分科别逐渐式微的现象,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妇产科。检视健保给付妇产科之点数,有割盲肠比生小孩给付高、照顾新生儿比照顾产妇及胎儿总给付高及照顾男人比照顾女人给付高之不合理现象。(详见:健保给付不合理,妇女健康被排挤!)健保署虽于102年支付标準调整方案中增加生产给付之点数,但健保给付妇产科检查与手术的点数和其他医疗服务相较之下还是有过低现象,虽然现行政府提出生育风险补偿机制、限制实习名额等措施,暂时缓解妇产科人力不足之现象,然在健保资源配置仍然不公平的情形下,未来仍须观察。

 

补充保费目前状况

自2013年补充保费上路后,社会各界有非常多的批评声音,因此,健保署陆续更改了相关规定:

1.单笔收入下限从原先预定2000元调高为5000元

2.兼职所得扣取由下限5000元调高为基本工资

 

我们的主张:

一、支持家户总所得,反对虚拟所得

不论人口数的家户总所得能减轻多眷口数弱势家庭的负担,解决同样收入却因不同职业,缴交不同保费之不公平现象。

二、反对差额负担及过高的部分负担

过高的费用负担会造成经济相对弱势的女性就医上的障碍,直接影响妇女就医意愿,损害其健康权。

三、要求健保资源公平有效的分配

不合理的医疗资源分配及不同科别间给付的不公平,将造成高风险的妇产科医师人数逐渐下降,使得妇女的就医权益受损。

 

    相关推荐